6月3日厦门日报“理论在线” 马克思主义生活哲学的现实指归

2019年06月03日 10:14 来源:厦门网-厦门日报
  ●王福民
  马克思主义生活哲学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立场、观点、方法研究生活世界主体、结构及其发展变迁逻辑的思想体系。哲学作为对世界的本体性探究与总体性把握,其根子滋生在生活世界的底层结构中。全部社会生活的本质是实践,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生命活力的源头活水。离开生活世界,离开生活实践,马克思主义哲学必将丧失其生命活力与存在意义。
  马克思主义哲学面向生活世界,就是要立足生活世界的基本矛盾,研究并回答时代提出的重大问题、矛盾与挑战,为现实生活的人们摆脱困厄、走出困境、获得自由、幸福与全面发展提供精神支撑与实践智慧。
  第一,任何真正的哲学都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当今世界、当今中国正处在深刻而广泛的变化过程中。当代急剧变化的生活世界给人类带来诸多难以用日常思维与具体科学框架寻找答案的新情况、新问题、新矛盾。面对时代涌现的重大问题与挑战,马克思主义哲学决不能滞留于书斋、视而不见,而必须从世界观、本体论、辩证法、历史观、价值论及其关联互动的总体性予以透视、探究和回答。我们建构马克思主义生活哲学的时代根据与理论逻辑也正在于此。
  第二,马克思主义哲学不同于黑格尔哲学,它不是黄昏才起飞的猫头鹰,而是为人民而报晓的雄鸡。立时代之潮头,发思想之先声,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价值论特征与历史使命。改变世界的实践性,本质上规定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触角必须深入到生活世界变迁的历史进程中,深入到当代人类面临的根本矛盾与重大问题中,深入到当今人民生活的实际境遇及其自由发展、追寻幸福的价值诉求中,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面向生活世界的立足点和出发点,也是马克思主义生活哲学展示其现实性力量的终极归宿。
  第三,面向生活世界,不是立足生活世界的副本、词句、概念、符号,而是要研究生活世界的实际运动、历史过程,研究以现实的人为主体的生活世界的内在结构及其生成、变迁的规律。立足生活世界的矛盾过程,研究其发展变迁的内在逻辑及其在文化意识层面的反射与流变,是马克思主义生活哲学的重要内容。
  面向生活世界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不仅要深入研究生活世界的经济结构、经济活动,而且还要研究以此为基础的政治实践,研究反映经济、政治生活的文化意识形态问题及其它们的内在关系与互动逻辑。
  首先,研究政治问题,是马克思主义哲学面对生活世界不能回避必须抉择的重大问题。马克思主义哲学从来不是政治冷淡主义,生活世界不存在脱离政治的“纯”学术。无论以哪种形式表现的拒斥、反对、嘲讽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某一个国家的现实政治实践助力的学术研究,本质上都是为敌视或反对这一国家的利益集团或国家政治效力和服务的政治文化活动。
  其次,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真理性与价值性、学术性与政治性的统一。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与其经济学、政治学(即科学社会主义)进而与资本主义社会的工人阶级解放的政治实践,相互贯通、紧密相连的。如果马克思不运用唯物史观研究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也不可能有《资本论》的诞生。马克思主义哲学面向生活世界,关注现实问题,绝对不能回避与轻视政治生活、政治实践、政治文明建设中的矛盾与问题,不能不研究现实生活中人的政治权利、责任、义务与政治价值诉求等问题。
  再次,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政治实践,是要我们为现实政治生活中代表人民利益,代表历史发展方向的政治实践、政党、群体及正确决策发声亮剑。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学者立足真理性与价值性的统一,为马克思主义辩护,为历史进步与正义事业发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正名,为人民利益做学问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
  当代中国社会的发展,需要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立足中国实际,创造性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与解决中国建设与发展重大问题的哲学。自新中国成立至今,我们党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于中国实践,特别是历经40年的改革开放发展,我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已经解决了“挨打”“挨饿”的问题,但还没有解决“挨骂”的问题。在当代国际文化思潮纷争、摩荡、交流、对话中,我国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独立的文化学术形态、话语体系。在很多问题上我们没有话语权,很多场合,面对别人的无理非议与信口雌黄,我们往往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甚至处于无语或失语状态。这些问题都迫切地需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高度关注、深入研究并从科学与价值的统一上予以理论概括与系统回答。
  直面当代中国问题,也是马克思主义生活哲学的题中应有之义。当前中国正处在新的历史转折点上,如何坚持并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思考与解决当代中国改革、建设、发展中面临的问题,如何为破解新常态条件下出现的时代性难题,如何为全面深化改革、建设五大文明,为建构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增强文化自信,以及为现实的人们走出生活困境、自由全面发展提供真理性、可行性的智慧与正确的文化价值导向……深入地思考、解答和解决这些问题,既给马克思主义生活哲学的存在和发展提出了问题与挑战,也为马克思主义生活哲学的建构与发展提供了契机和新的平台。
  直面中国问题,就是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以改革、建设、发展的实践中的矛盾与问题为中心,来展开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运用与理论创新活动。其实质就是要以中国改革开放、现代化建设、中华民族复兴、民生建设实践、人的自由幸福全面发展、当代中国文化信仰与价值观建构中的新情况、新问题、新矛盾为研究对象;以探究、揭示阐释其内在逻辑为根本;以运用哲学的方式讲好中国故事、建构中国当代的文化形态、话语体系为价值取向,以增强国民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文化自信及提升其主体性、精神境界、文明素质为目的哲学创新过程。这个过程就是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创新、发展、繁荣的源头活水与广阔天地,也是马克思主义生活哲学建构、发展的现实基地与生命源泉。完全可以说,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闪电,一旦射入这片新的沃土,马克思主义哲学及其新的发展形态就一定会迸发出解放思想、引领人生、改变世界的人文魅力、时代价值与真理性光辉。(作者系华侨大学生活哲学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