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9日专版 锻造民族血性

2020年11月09日 15:57 来源:厦门网-厦门日报

  ●刘健伟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指出:“这一战,人民军队战斗力威震世界,充分展示了敢打必胜的血性铁骨!”“这种血性令敌人胆寒,让天地动容!”“无论时代如何发展,我们都要锻造舍生忘死、向死而生的民族血性。”这些重要论述,振聋发聩、催人警醒,深刻揭示了民族血性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胜强大敌人的重要“制胜密码”,鲜明提出了培育和锻造民族血性的重大时代课题。

  民族血性是伟大抗美援朝精神的深厚蕴涵

  波澜壮阔的抗美援朝战争,孕育形成了伟大抗美援朝精神。在以爱国主义精神、革命英雄主义精神、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革命忠诚精神和国际主义精神为主要内涵的伟大抗美援朝精神中,民族血性是精髓要义和硬核支撑,是精神特质和鲜亮底色。正是有了民族血性这个坚不可摧的“钢铁脊梁”,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危难关头、强敌面前表现出了敢打必胜的锐气、舍我其谁的胆气、赴汤蹈火的勇气、所向披靡的杀气、视死如归的豪气。

  为什么在新中国刚刚诞生,与对手相比国力军力极其悬殊的情况下,党中央、毛主席敢于“拍板”出兵朝鲜?因为他们有经过战争千锤百炼的民族血性;为什么中国人民志愿军能“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敢于同武装到牙齿的对手作战?因为他们有以“钢少气多”力克“钢多气少”的民族血性;为什么志愿军战士能用胸膛堵枪眼、以身躯做人梯、忍饥受冻绝不退缩、烈火烧身岿然不动甚至敢“空中拼刺刀”,因为他们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民族血性;为什么中国广大人民群众送儿送女上前线、捐钱捐物来支前,因为他们有“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民族血性。有了这种民族血性,才能不畏霸权、不惧强敌,吓不倒、压不垮,舍生忘死、向死而生,敢于“杀出一条血路”,让人“不敢惹”“惹不得”,“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

  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民族血性不能丢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民族血性的缺失,是最可怕的缺失、最致命的危险。在这个问题上,必须防止和克服两种错误倾向:一个是,因长期不打仗的承平日久而渐失血性。和平是军人最大的勋章,是对人民最好的馈赠。然而,一支军队、一个民族的血性最容易在和平积弊中“生锈”,因“温水煮青蛙”而消减,甚至头脑中缺失战争这根弦,丢了“英武气”“铁血味”、追逐“脂粉气”“奶油味”。另一个是,因不想给人以好战的印象而避谈血性。好像谈血性胆气,就是好战好斗、挑衅惹事,就不是维护和平的军队、爱好和平的民族,这是非常错误、偏狭的认识。

  事实上,虽然和平、发展、合作是当今世界潮流,但复杂严峻的现实警示我们,能战方能止战,“想要和平,那就去准备战争”。面对霸权、霸道、霸凌,面对讹诈、封锁、施压,面对挑唆、挑战、挑衅,走在民族复兴进程中的人民军队和中华民族必须崇尚血性,锻造有血性的军队、有血性的民族,汇聚起捍卫国家领土主权和统一、维护广大人民平安幸福生活的强大精神力量和必胜意志。

  培育锻造舍生忘死、向死而生的民族血性

  良好思想品质、过硬精神作风的形成,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培育和锻造舍生忘死、向死而生的民族血性,需要综合施策、多措并举、久久为功。

  用新时代斗争精神滋养。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围绕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作出了一系列深刻的重要论述,团结和带领中国人民同来自国内外的各种风险挑战进行了坚决有力、成效卓著的斗争。我们应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把新时代斗争精神和斗争实践作为生动教材和丰厚滋养,充分汲取其中蕴含的不怕鬼、不信邪,不惹事也不怕事,勇于担当、敢于斗争的大智大勇,浸润血性、锤炼胆气,以钢铁般的意志和气概战对手、克强敌。

  用我党我军光荣传统熏陶。坚持不懈抓好党史、军史和中国革命史学习教育,建好用好革命旧址(遗址)和军事纪念馆(博物馆),运用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方式手段,让重大事件、重要战役、英雄人物“活起来”,引导人们从“红色史脉”“红色记忆”中承继民族血性的“基因谱系”。进一步健全和落实军人荣誉制度,增强国防教育、双拥工作和军民共建的“军味”“战斗味”,常态化举办节庆阅兵、战争纪念、烈士公祭等活动,在全社会营造关心国防、尊重军人,崇尚英雄、争当英雄的良好氛围。

  用现实斗争实践历练。现实斗争实践是锻造民族血性的“磨刀石”。及时开展形势政策教育,讲清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增强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和底线意识。结合自身工作实际,积极投身贸易战、科技战、舆论战、外交战等现实斗争,以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勇气胆气与强敌过招,保护国家和人民利益不受侵犯。人民军队扎实培养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激励广大官兵敢于当先锋、打头阵、立新功,成为民族血性的“刀锋”。

  (作者系翔安区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四级调研员)